当前位置: 主页 > 任我发心水论坛 > 内容

热门内容

韩寒门谢幕词网友:我一直不在任何神坛

时间:2017-09-21 23: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5日 14:50进入复兴论坛来源:扬子晚报手机看视频

  新年以来,和韩寒之间的“事件”引发网友关注。日前,韩寒发表博文称“我也将不再回应此事,……现在收笔。”相对于不依不饶的,韩寒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同情。SOHO中国CEO张欣看了韩寒的这篇“谢幕词”称:“看了想哭。”

  张欣说:“韩寒的谢幕词让人读了想哭,无论是曾经犀利的韩寒,还是现在情绪低落的韩寒,总有他独特的魅力。”联网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蔡文胜也认为:“人都是在挫折中反思,苦痛着成长。”姚晨的观点则更加:“呵呵,一直觉得,其实这次是命运给韩寒出的一道考题,虽说过程曲折难解,好在他已找到了答案。愿风雨过后,海阔天空。”

  相对于名人们的言论,网友们的观点就更加直截了当了。网友早早:“一直相信韩寒。韩寒这次唯一的失误就是不该搭理这种无赖。”网友尘鼓:“写得有点伤感,也算成长的代价,的确是一场闹剧。在动荡浮躁的大时代和无可约束的公面前,两个都只是普通人,都有点才气,都有点脾气。”

  面对韩寒的休战,在接受采访时认为,这是因为韩寒难以应对自己越来越多的质疑,“这是要逃嘛,没法应对了。 ”也表示,韩寒前面已经说过退出争论,“退了一次,后来又回来”,至于“他是不是还会回来,我不知道”。说,“这个人颠三倒四,写文章不行,做事也不行。发完誓自己都会忘,根本不当回事。”谈到韩寒退出争论对这场论战的影响,了“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惯例,说,“他退不退出跟我没关系,我会继续写分析文章。当然,如果他退了,不再回应的话,我少了一些素材”。

  1:谢谢很多人的支持。从新年开始到现在,一直吵这个事情,相信很多人也都烦了,我也不想再说了。现在回想,作为人物,最初我的回应不够心平气和。一个写作者的文章必须是自己亲笔写的,这是我在写作中最在乎的部分,但是我有写作团队这个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被人毫无的质疑和,当时我的确情绪很差。我也将不再回应此事,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关心,这样的口水战毫无意义。双方的支持者也陷入焦躁和对骂,互相不愉快。我的回应和我的已经在前几篇文章里说的很清楚,我就此事,现在收笔。

  2:我所有的文字都是自己所写。少年的时候模仿钱钟书和作家,故作老成,第三本开始写的更加顺畅自然。但是文学作品就是文学作品,文学作品是可以虚构和想象的,你不能因为我采访中说我睡在下铺,文学作品中我睡在上铺而认定我在造假。而且我有手稿,家书,笔记,证人来证明我的清白,但先生没有任何能证明我少年的两篇文章是他人写的,却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说那两篇文章由一个神秘中年男子代写,理由是“不可能”“我觉得”“我猜测”。全部都是主观臆断,让人无奈。因为曾要一个一个那些支持过我的人们和,所以如果以后要无理复仇,我将竭力帮助他们,而再去打私权的假时,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将再难信任他。

  3:我一直不在任何的神坛,在我以前的博客中,我常说,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在书的封底上,我说,我只是被灯光照着的一个物而已。我也说过,什么坛到最后都是。我也时常向各种各样的歉,常常反思,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偶像,也过着非常平淡的生活。相反,其实先生是一直有神坛感的和心态的。我欢迎任何的质疑,,也无所谓任何,但不希望受到。很多人为自己做错的事情在承受,而我却在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承受。太多的欲加之罪,类似为什么第一封家书称父亲为“父亲”,第二封却称“爸爸”,为什么小说《三重门》里说林雨翔坐车出了上海道变得很颠簸,而1999年的应该没那么颠之类,我已无力解释。在预设好的闹剧里,一切的辩解都是无用的。

  4:手稿集《和磊落》只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700页销售十元一本是亏损的,有图书销售经验的朋友都知道,里面有我大部分的手稿,甚至还有当年写《三重门》时候因为没有长篇写作经验而写废的十万个字。反思我成名以后的写作,有时候反而态度不正,写到十万字就匆匆结尾出版,或者写了第一部就烂尾了,为了所有支持的朋友,以后我将更用心的写作回报他们。作品是最好的。相信我的朋友们,你们的眼光不会错的,经历此事,我明白很多事情,无论是赛车,写作或者其他,我将用各种各样的作品,让他们觉得有这样一个同人是多么的骄傲。

  5:我愿我的读者和支持者对待对方更加的,如果和他人讲不通,那就不要讲了。尽量不要去对方的微博或者博客上,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正如你们理解我的心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更能分歧。

  6:我的父亲一生清白,因为对方找不出我的团队,最后就把黑锅全都给他背了,仅仅因为他也爱好文学。作为父亲,他很心急,为了给我证明清白,翻遍了屋子,今天他连我1999年的属于隐私的病历卡都翻出来了。当然依然会有人说这个病历卡这里假那里假。我的确无奈。中国假的东西的确太多了,我一直要尽可能的真,却要替那些假背黑锅。这也许不是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歪的时代,但我会依然身正,至少我半夜不会害怕鬼敲门。

  7:我知道诉讼这样的行为不够洒脱,但诉讼并不是为了什么,先生也明确表示,不会理会法院的任何判决。诉讼是为了让我的手稿和能够确证,也为了防止行业开此先河,就是当你看一个作家不顺眼,不需要观点之争,不需要文学,也不需要任何,只要说他的某篇文章是别人写的,于是这个作家的名誉将受到损害。如果怎么做都是错,那么诉讼也是为了让我的读者和亲人在以后被人问起的时候能够简单的回答,他是被的。

  8 新增此条,今天又要一个重庆的65岁赵阿姨出来对说,我当年的《三重门》抄袭了她二十多前邮寄给某出版社的未发表稿子了,但这位阿姨又表示自己其实也没看过《三重门》。她所展示的手稿内容和《三重门》也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希望的朋友,也希望这位阿姨不要我。这位阿姨家境困难,热爱创作,身患癌症,我愿意帮助她,包括完成出版理想。祝她身体安康。也许未来也会有人突然出来说是我的枪手,曾帮我写了什么,或者我曾抄袭了他什么,我理解这个时代大家都不容易,但请说线:我写的很无趣。希望大家谅解,早些离开这场闹剧。我是一个很性情的人,失望和情绪低落时甚至还说过如果能让我再选择,我将不做一个作家,现在想来,完全是扯淡。作品见。

相关推荐